突然申请破产审查!此前被曝办公室人去楼空!多家类似企业也面临停摆

发布日期:2024-04-25 10:25    点击次数:186

  仅在宣布迎来开心汽车这位“白衣骑士”一个月后,威马汽车支撑不住了。

  天眼查信息显示,10月9日,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威马汽车”)新增一个破产审查案件,申请人正是威马汽车自身。

  除此之外,威马汽车还存在多条股权冻结信息。

  威马汽车申请破产审查

  关联公司股权冻结数额已超百亿元

  10月10日,天眼查信息显示,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新增一则破产审查案件,申请人为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据风险信息显示,该公司存在20多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金额超1亿元,此外还存在多条股权冻结信息。

图片图片

  在此之前,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还新增了一则数额达60亿元的股权冻结信息,被执行人为苏州威马智慧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期限自今年9月27日至2026年9月26日。

  其实近半年来,威马汽车关联公司的股权多次遭到冻结。今年3月,威马所持威马汽车制造温州有限公司40.4亿元股权被冻结;8月,威马黄冈工厂的主体湖北星晖新能源智能汽车有限公司的60亿元股权被冻结。同月该公司还新增一则破产审查案件,申请人为上海鑫燕隆汽车装备制造有限公司。

  一个月前刚宣布迎来“白衣骑士”

  威马汽车是国内第一批实现量产交付的造车新势力企业之一,曾与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并称为“新势力三巨头”。2019年,威马汽车交付1.69万辆,位居造车新势力第二位,仅次于蔚来汽车的2.06万辆,旗下的EX-5车型曾连续多月成为造车新势力车企单一车型销冠。

  但此后威马汽车却连连失速,销量增幅并不大,逐渐与其他造车新势力拉开了差距,再加上“烧钱”不断,威马汽车自2022年下半年开始,就频频传出降薪、停产、总部大楼拖欠租金、经销商大面积退网等负面消息。

  乘联会数据显示,2022年,威马汽车累计交付量不到3万辆,到今年,该数值已经归零。

  在此期间,威马汽车并未放弃挣扎求存。今年1月12日,威马汽车宣布拟通过反向收购港股上市公司Apollo出行登陆港交所。这是威马汽车2022年在港股IPO失败后的又一次上市尝试。

  不过,8个月后的9月8日,Apollo出行发布公告称,相关各方已同意终止收购威马汽车,因此收购事项及配售事项将不会进行。这意味着威马汽车上述“借壳上市”事宜宣告失败。

图片

  短短几日后,威马汽车又迎来“白衣骑士”。9月11日,美股上市公司开心汽车正式宣布,已经和威马汽车签署非约束性并购意向书,计划增发一定数量的新股,并购买威马汽车股东所持有的100%股权。开心汽车在公告中称此举是看中威马汽车的造车能力和生产资质,目前威马汽车拥有两座工业4.0标准的智能制造基地,即温州生产基地、黄冈生产基地。

  一个月后,就在业内热议这种“弱弱组合”能否成功时,威马汽车却自己选择进入破产审查程序。

  此前被曝办公室无人办公,遍地垃圾

  作为国内最早一批造车新势力,威马一度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在“互联网造车”饱受争议时,威马顺利拿到百度、腾讯、红杉、成为资本、SIG 等明星资本及地方政府投资。

  公开资料显示,从成立至今,威马汽车共进行了A至D轮12次融资,威马汽车经过4轮12次融资,累计融资约410亿元,但在数次冲击IPO碰壁后逐渐掉队。

  根据威马汽车此前发布的招股书,2019-2021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7.6亿元、26.7亿元、47.4亿元;对应净亏损分别为41.5亿元、50.8亿元、82.1亿元,亏损额持续增加。到2021年底,威马汽车的负债总额达到了406亿元;而截至2022年3月31日,威马汽车的账面剩余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剩36.78亿元。

  由于资金链紧张拖欠供应商账款导致核心零部件断供,原计划于2022年年内交付的M7也陷入停滞。

  进入2023年以来,威马又频繁陷入工厂停产、工人讨薪、销售渠道及售后停摆等众多危机。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近日有已经离职的威马汽车员工告诉记者:“威马汽车办公楼早已没什么人了,大家陆续离开了。”从上述员工发来的一段视频来看,威马汽车办公室内部已经无人办公,遍地都是办公垃圾。

图片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的视频截图

  另据财联社报道,有接近威马的业内人士表示,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本人已不在国内。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另一知情人士的证实。

  9月10日,沈晖在微博回应“出走”国外传闻,称出差去了慕尼黑,然后会去纽约。

图片

  此前,6月29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被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与此同时,威马汽车董事长沈晖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

  对于上述内容,7月4日,威马汽车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近日,有媒体报道了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法人沈晖先生被限制高消费的消息。经核实,该限高令已撤销。”

  彼时,威马方面表示,目前,各级各地政府持续关注和关心威马汽车的脱困和发展,威马汽车正在沈晖的带领下,全力开展用户服务,依法有序清偿债务,并在积极推进新能源汽车出海计划,有望于近期复工复产,恢复正常运营。

  5月10日,威马汽车还与中国诚通生态有限公司就锂电池回收、电池银行等项目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7月11日、7月25日,威马汽车又在其官方微博接连发布living Engine 2.2版本正式发布、新车整装待发准备出海的消息,并表示威马汽车复工复产的稳步推进。

  爱驰、天际奇点等企业也面临停摆

  市场淘汰赛加剧

  “像牲口一样活下去”,1月12日,在威马宣布通过反向收购(RTO)登陆港交所消息当天,即将迎来53岁生日的沈晖在其个人微博上表示。

  不过,半年多过去了,威马的经营状况并未实质性好转,但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早已在价格中“天翻地覆”。

  在这一淘汰赛中,头部车企如特斯拉、比亚迪等推出更有竞争力的产品价格以增强头部效应,传统车企如长安、长城等加速向新能源汽车转型,全球汽车巨头大众、丰田等宣布扩大中国研发话语权并推出更适合中国市场的新能源产品,蔚来和小鹏则通过下调新品售价或寻求外援扭转了颓势。

  与此同时,在“白热化”的淘汰赛中,与威马相似,爱驰、天际奇点等企业也面临停摆。

  6月27日,一篇题为《呼唤正义!近2000个家庭向爱驰汽车集体讨薪》的信在社交媒体流传。文章显示“我们深陷困境,已经忍耐了超过三个月的漫长等待,却没有人站出来回应我们的关切和诉求,得到的只是被无视,已读不回,拒接电话甚至拉黑,断薪资,断社保,无休止的居家办公直到2000个家庭慢慢消融。”

  同一日,天际汽车也被供应商追讨千万货款。

  据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7月5日公告文件显示,安徽铜陵中级人民法院于6月26日受理安徽奇点智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破产清算一案,并于6月30日指定铜陵金健会计师事务所担任管理人。该院定于2023年10月10日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此外,奇点公司共有职工债券30笔,总额超过601.29万元。

  而尾部造车新势力生死存亡背后,是业界对当前中国车市已进入激烈淘汰赛的一致认同。

  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汽车市场现存148个汽车品牌,其中中国品牌114个,外资品牌34个,其中20%的头部企业掌握着超过90%的市场份额。

  “今年复杂的市场情况,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一些销量规模小、资金链紧张的弱势品牌淘汰。”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曾表示。

  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则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未来三年内,中国市场或有70%的品牌面临“关停并转”;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也指出,中国汽车市场未来可能只剩下5个玩家。华为常务董事、终端BG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公开表示,站在五年或十年这种更长远的维度去看,未来能够活下来的还是少数厂家。

  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前的竞争阶段已经不再是依靠一两个爆款车就可以活下去,企业需要持续的现金流和可用于市场竞争的现金储备,拼的是企业的整体运营效率、质量、规模、体系能力等。

  “造车新势力一直以来以亏损来冲销量的模式肯定是有问题的,包括威马也是,我认为整个行业都有问题,大家竞争的方式就是持续烧钱,以亏损冲销量模式难持续。”去年11月,沈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蔚来卖一辆11.5万亏损,威马跟小鹏差不多,每辆车亏损5-6万,零跑亏损4万多,都是财报的数字。如果行业要健康发展,一定要盈利。公司要持续经营就要盈利、要开源节流。如果‘开源’是亏的,不如缓一缓,先把价值链理顺。”





Powered by 股票资金配资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